习酒:有根的史诗

    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 2013-08-21 09:33 编辑:admin
    酒,在这里,千百年来都是百姓生活的必需品;酒,亦是时间之手挥过莽莽群山最终得出的一种特殊味觉符号。酒,在这里醉了一个个晚上,也唤醒了一种种情怀。

    从贵州习水县县城到习酒所在的习酒镇,有一段二十多公里的公路,弯弯曲曲地嵌入在峭壁之表。

    赤水河在此处蜿蜒流过,公路如弓弦,大河如弓背。这个季节,在黔北高原的这块峡谷地带,浓郁的酒糟气味正弥散在空气里,久久都不散去。

    峡谷之中,依山傍水的习酒工厂绵延十里,亦称“十里酒城”。十里酒城距上游的茅台酒厂50公里。每当夕阳落山,从对岸的四川古蔺郎酒厂望过来,这边壁立千仞,斜依滚滚赤水,而整齐划一、蔚为壮观的习酒制酒车间,竟然就修建在这悬崖峭壁之上。

    这些制酒厂房是屹立在黔北山野质朴土地上的一抹现代化。

    大山、大河,大峡谷里的大企业,以及生于斯而长于斯弥散千百年的“无情不商”酒文化,在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上,似无二家。

    因为工作的关系,我们踏遍万里陌生路。你会发现,这个国家所有号称拥有独特地缘或者资源优势的企业,多少都有些自我标榜的痕迹,尤其是在过度工业化的今天。但习酒不一样的地方在于,它确确实实是在天时地利基础上顺势而发生长出来的。它的企业基因中,暗合着一些规律。

    什么规律?即便二十公里外的县城大雪纷飞,因为海拔变化,习酒所在的这个峡谷却并不感觉寒冷;至于赤水河的特殊水质、特殊地理位置下飘散在空气中的适合酿酒的微生物群,乃至黔北高高原特产的优质红高粱……这些都不足以完全涵盖习酒的基因谱序。

    一个细节或能更好地说明一些东西,这个拥有四千多名员工的酒厂,每年创造的利税要占到习水县税收总额的百分之七十。更重要的是,这个成立了61年的酒厂,除了与周遭自然环境达成了默契,更与一代一代的当地居民形成了融合。

    无论外来的还是本地的一代代习酒人,都与其所在地域保持着一种独特的宗亲感受与乡邻关系。在东西方各种组织形态以及多元企业文化里,一个企业的几千名员工能与它所在的地域形成真正的乡邻关系,这不常见。

    ——那么,这种关系如何在赤水河中游的大峡谷中孕育并由此产生力量,它与现代化的企业管理方式又是否形成冲突,这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命题。亦是本文的落点。

    习酒:有根的史诗

    习酒:有根的史诗

    有根的诗

    “是老祖宗赏饭吃。”这句话用在习酒乃至同处北纬28°上的这一纵白酒品牌身上,都不为过。

    被称为酒神之河的贵州赤水,为中国贡献了一条独一无二的“美酒河谷”。大河弯弯,溯流而下,顿感岁月如歌。茅台、习酒、郎酒、董酒……高原边缘地带的低海拔河谷上,星罗棋布着今日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白酒品牌群落。

    ——而北纬28°,东经106°11′上的二郎滩渡口黄金坪,则是习酒的栖息地。

    酒,在这里,千百年来都是百姓生活的必需品;亦是时间之手挥过莽莽群山最终得出的一种独特味觉符号。酒在这里醉了一个个晚上,也唤醒了一种种情怀。

    自秦汉以来,在黔北一带,赤水河沿岸,就有民间酿酒的历史。当地的汉、彝、苗等民族嗜酒成风,盛行家酿坛坛酒、呷酒、醪糟酒之俗。凡遇婚丧嫁娶、打猎扎山、岁令节庆等活动都离不开酒。

    而据《史记•西南夷列传》载:公元前130多年,汉武帝刘彻饮了来自习部所产的“枸酱”酒,赞曰:“甘美之”。此后,汉武帝派大将唐蒙到贵州开拓夷道。后人曾以“尤物移人付酒杯,荔枝滩上瘴烟开。汉家枸酱知何物,赚得唐蒙习部来”的诗句来佐证此事。

    至于习酒所在的黄金坪,据说是因一次“洪水猛涨,山崩地裂”,当地房屋坍塌,百姓迁徙,土地荒芜,长满了黄荆树。于是,当地老百姓就把这里叫做“黄荆坪”(后改称黄金坪)。

    ——在黄金坪,最初由殷罗二姓所兴建经营的白酒作坊,距今已有400多年。

    明代万历年间,一位殷姓商人在黄金坪开设白酒作坊,生意较为兴隆,遂发家致富。后来殷家的子孙在外经商,不愿留在这偏僻的山沟,于是便将白酒作坊卖给罗家(黄金坪村民罗清云之远祖)。罗氏继续经营酒业,自产自销,代代相传,直至解放初期也未停业。

    时至1952年,仁怀县工业局为发展酿酒业,购买了黄荆坪罗清云家祖辈遗传下来的白酒作坊,招募工人,兴办酒厂。1957年,工业局抽调当时茅台酒厂生产副厂长邹定谦来此负责主持生产,主要采用茅台酒生产工艺,产品名为 “贵州回沙郎酒”,在当地市场较为畅销。

    到1959年,因粮食减产,酿酒缺乏原料,酒厂遂停产。1962年,国家粮食政策有所松动,鼓励酿酒,于是,废弃的厂房得以恢复生产,厂名仍称“仁怀县郎庙酒厂”,也称“黄金坪酒厂”,生产小曲白酒,产量不足20吨。

    1965年,回龙区及郎庙公社划归习水县管辖。仁怀县郎庙酒厂遂改名“习水县郎庙酒厂”。

    第二年,习水县商业局为了扩大郎庙酒厂的生产,成立了研制浓香型大曲酒的课题小组,当年10月获得成功。其所酿出的浓香型大曲酒达到了香浓味正的突出风格,原粮出酒率达到42.7%。

    就此情况,1967年初,郎庙酒厂向习水县委、政府和县财贸办作了汇报,并送去了样品酒。一个值得后人记住的细节是,当时没有装酒器物,廊庙酒厂用猪尿包装酒,安排核心职工翻过一座座大山,步行一天,最终送到了商业局。

    县委、政府组织有关人员尝评后,评价极高,对该厂的发展和产品前景很有信心,决定大力支持该厂进一步发展提高。

    当年10月,由习水县商业局糖酒公司接管“习水县郎庙酒厂”。 然而不久后,文化大革命在全国铺开,为了适应形势需要,习水县廊庙酒厂更名为“习水县红卫酒厂”,产品也随之更名“红卫大曲”。

    习酒之路可谓一波三折。受“文化大革命”的影响,红卫酒厂生产经营发展缓慢,产量很低,年年亏损。1974年“红卫大曲”更名为“习水大曲”。1977年,随着文化大革命的寿终正寝,红卫酒厂终于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。

    1977年10月,习水县红卫酒厂由贵州省商业厅糖酒公司接管,正式命名为“贵州省习水酒厂”。当时生产的习水大曲有“二郎滩”牌、“帆船”牌商标,酒质非常好,销售也不错,特别在东北、云南获得了极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,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

    ——总之,这段习酒往事就如赤水河一般汩汩流淌。没有停留,没有断裂,没有迷失。它与赤水,同为一部有根的史诗。

    勿论江海的局限

    人的一生,都是在寻找远方。无论江海的局限,大山的阻隔,都拦不住人心对远方世界的终极向往。正如很多人在童年时候都喜欢在溪流里放走一只纸船,他们希望这只船可以穿越山岭,顺着水流,漂得更远。

    我们想,地处大山深处的一代代习酒人也应该有类似的心理轨迹,只是,他们向更远世界发出的信号,是用美酒河谷得天独厚地理资源转化出来的酒。他们是在用酒和世界交换信息,获得满足,产生欣慰。

    比如,在交通还很不发达的上世纪末,习水酒厂组织了“千里赤水河考察”活动。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经赤水河流域的黔、滇、川3省13县,对历史、地理、经济、文化等方面进行综合考察,主动去把握赤水河资源。这可以看作习酒人对内的探求。

    同样是在营销尚不发达的年代,习酒也组织起“西北—中原万里行”,参展团一行34人,分乘6辆汽车,从黄金坪出发,开展了为期两个月的扫荡式地面推广。这可以看做一个大山里的企业对远方世界的邀请。

    事实上,这两次对内、对外的探索,不过是习酒企业史上众多标志性事件中的两片浪花。但正因为它源于那个交通、资讯并不发达的年代,用在此处,似乎更能贴近体现习酒的“魂”。魂是什么?是无论山在哪里,都要翻过那片山。

    魂,还在酒的酿造过程中。

    每一年,一到黔北高原的红高粱收获季节,一车一车的红高粱被源源不断地汇集到这片峡谷之中,以小麦制成高温大曲,加之千百年来不断进步改良的酱香型工艺,经(下沙、糙沙)两次投料,露地糖化,石窖发酵,清蒸回烧,七次取酒,八次发酵,九次蒸煮,按质装坛,陈贮最少三年的繁杂工序,习酒得以酿成。

    ——无色透明,清澈晶亮;酱香突出,幽雅细腻,协调丰满,回味悠长,空杯留香不息。这是众多中国白酒界泰斗给习酒做出的评价。

    这样的评价,我们还可以在习酒的制酒车间里,寻找到逻辑的起点。

    唤醒山的情怀

    酿酒车间是一个白酒品牌最真实的事物核心。

    身穿统一制服的酒厂工人日复一日地耕耘其间,那逐渐由灼热变温暖的、已经被酒糟浸透发酵了无数次的深褐色地面,因红高粱的再次到来,迅速也就成了红色。

    我们到工厂参观的时候,正是红粮造沙的阶段。红粮造沙就是反复通过人力——类似制茶的揉制过程——对红粮颗粒进行揉制发酵,配合以反复蒸粮、窖藏,促使红高粱进行多次发酵。在红粮的上空,漂浮着雾霭般的蒸汽。

    蒸汽中有着风的味道,水的味道,山的味道,时间的味道。

    而在车间的进口,我们看到了挂在墙上的习酒企业核心价值观:崇道务本、敬商爱人。

    ——你或许很难想象,一个地处大山深处的企业会将“敬商爱人”作为企业的核心价值观。用董事长张德芹的话说,正是因为习酒地处山岭之中,每一个来习酒拜访的人都经历过路途的疲乏,人们愿意来并且最终到了这里,这就是情。

    情?一代代的习酒人筚路蓝缕,逢山开路,翻山越岭,为的不就是把朋友们请进来把产品送出去吗?习酒的敬商爱人就是要善待每一位经销商,每一位供应商,每一位消费者,以及每一位员工。

    这也是山里人的情怀。情怀,在今天的浮躁社会是一个奢侈的词。但习酒人却愿意把心里的呐喊写意在酒中。比如他们的“喝酒号子”。

    到过习酒公司或者参加过习酒公司酒会的人都知道,喝酒时候,大家会举杯齐呼“习酒——一、二、三、干!”,之后倾盏而尽。一个人这样喊无所谓,当一群人以高分贝的嗓门喊出这句话时,其排山倒海的声浪,整齐划一的节奏总是让人豪情点燃。这时候,能喝与不能喝都变成次要的了,因为你往往情不自禁都会喝。

    “一、二、三、干”的喝酒号子在习酒深入人心,逢喝必喊。

    一位习酒管理者如此描述他对此的看法,“每当我长身而立,与同事与战友,与习酒经营伙伴一起山呼“习酒——一、二、三、干!”的时候,我相信旁观者也许只听见一种铿锵的声音,而我们,只有我们自己,却每每能感受到有一团火在心中燃烧,也懂得习酒一路走来的不容易、不平静、不简单。这个时候,我总会被润湿双眼。”

    ——好酒之人重情,做酒之人好客,这话似乎没错。

    景象社会的无情不商

    董事长张德芹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:

    有一年,习水县大旱,田里的农作物损失严重。旱灾面前,企业的消防问题也成为重中之重。有一天,张德芹却发现习酒厂的消防队员们都不在岗。

    他很生气,马上给分管领导打电话,消防这么大的事,不在岗的原因总得跟他说一声吧。分管领导也很冤枉,他说,消防队员们也没向他请假,他也不知道这事。

    后来才知道,队员们全都跑出去帮助周围农民抗旱去了。

    什么情况?一个企业的消防队在没有任何人组织的情况下,自发跑去帮助农民抗旱——理解这件事的维度有很多种,最本质的一种,是这支队伍与当地人之间有真正的情。

    如前文所述,习酒厂每年的财政利税占到整个习水县的百分之七十;习酒厂的四千多名员工,有来自当地的,也有来自其它省份的。据说很多人最开始来习酒的时候,难免为了这个远离城市热闹生活的环境感到沮丧,但很快,他们也都能融入到当地人的生活环境,下班后嘻嘻哈哈地吃吃饭,打打麻将,日子倒也过得舒心。

    而几十年的风风雨雨,起伏兴衰,也让当地人对习酒厂产生了一种难以用言语表达的情感。很多人的祖父在习酒工作,父亲在习酒工作,自己最终也走进了习酒。

    ——这是他们的命中归属。

    如果不是这个企业,他们或许仍旧痴守着大山,难以接触到来自外界的新鲜气息;也因为习酒,他们农村的亲朋辛辛苦苦种出来的农产品一旦滞销,厂里的人会自发地购买帮助他们渡过难关;同样,对于那些舟车劳顿从外地来到习酒的客人,当地人也会乐于向他们提供帮助。

    ——所谓景象社会的乡邻关系,这难道不是一种?

    一个人与一个企业实现组织层面的兼容,一家企业和一个地域实现文化层面上的共荣。这就是安居乐业。只可惜,这样的景象在今日的中国,往往只存在于远离城市的大山深处。

    在一篇描写习酒的文章中,有人提及《论语·子罕》中的故事:孔子曾经想到东方九夷去,弟子们说那个地方很闭塞很落后,怎么可以居住呢?孔子说,既然有君子愿意去居住,又何来的闭塞落后呢?

    今日黔北,以酒乡之名闻名世界,也同样给人地域偏僻的印象。但正如孔子所言,一个地方既然能吸引君子来居住,必定有其过人之处,哪里还算是落后闭塞的地方呢?正如一个企业,哪怕是在很闭塞落后的地方,也不妨碍产生出优秀的人才,也不妨碍人才得以进得来且留得住。

    所谓君子之品,是酒之风骨,是“崇道务本”的品质,也是对社会责任的一种担当精神。

    因为对人的尊重,习酒得以走出大山,同样其也深深懂得人才对于山区经济社会的重要性。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,就出资创办了习酒希望学校。

    2000年以来,更是开贵州业界先河,建立“习酒·我的大学”的公益事业制度,每年从企业利润中拨出部分款项,专项用于资助家境贫寒的城乡子弟上大学。仅此举动,习酒10年来总共资助超过4000名贫困学子走进省内外高等院校的学堂。

    2011年,习酒又出资1000万元,资助贵州、重庆、四川、云南、广西、湖南、河南7省(市)共计3000余名考取大学而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,以帮助他们顺利圆梦大学。

    事实上到今天,“习酒·我的大学”已经成为国内知名的公益品牌。一方面,通过企业自筹资金,力所能及资助中国大西部及其它贫困地区品学兼优的贫困大学生;另一方面,其也联合社会公益机构、爱心团队,为大学贫困青少年提供勤工助学、社会实践、专业创造、创业扶持等公益延伸活动。

    ——企业对回馈社会的方式有一千种,做法多了,单从文字的角度难免让人产生视觉上的疲倦感。但习酒的举动值得记录的地方在于,这其实是一家企业的数千员工对于自己“来时路”的集体缅怀。

    ——人生不要忘记来时路,企业不要忘记自己的根。习酒发轫于一穷二白的大山深处,自然能够理解贫穷对于那些有才华却无背景的孩子们的阻拦。帮助这群孩子走出大山,改变既定的人生轨迹,就是帮助一个家庭一个地域改变既定命运。

    善,对于个体是一种品行,对于一个社会,则是一种最优化的群体相处法则。一杯好的酒必须是善的酒,有根的酒,沧桑的酒,懂得感恩的酒。

    ——不是这样吗?

只为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站支持作者观点. 广告,发稿等业务 请联系 甘肃热线业务联系

分享到:
视频新闻

关于我们 | 网站帮助 | 诚聘英才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本网动态 | 网站地图

甘肃热线 业务QQ:2418533500 地方新闻网联盟 Copyright 2007-2013
www.gsdaily.cn 信息真实紧供参考 未经授权,请勿转载或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